明朝那些事兒 > 明朝那些事兒2 > 第六章 天子守國門!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明朝那些事兒2 - 第六章 天子守國門!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2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蒙古】

  自明朝開國以來,蒙古這個鄰居就始終讓大明頭疼不已,打仗無數次,談判無數次,打完再談,談完再打,原來的元朝被打成了北元(后代稱謂),再從北元被打成韃靼(蒙古古稱),可是不管怎么打,就是沒消停過。幾十年打下來,蒙古軍隊從政府軍、正規軍被打成了雜牌軍、游擊隊,但該搶的地方還是搶,該來的時候還是來。

  這倒也不難理解,本來在中原地區好好的,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全國各地到處走,作為四級民族制度中的頭等人,日子過的自然很不錯,但是好日子才過了九十幾年,平地一聲炮響,出來了一個朱元璋,把原來的貴族趕到了草原上去干老本行——放牧,整日頂風和牛羊打交道,又沒有什么娛樂節目,如此大的反差,換了是誰也不會甘心啊,更嚴重的問題在于,他們沒有自己的手工業和農業,經濟結構嚴重失衡,除了牛羊肉什么都缺,就算想搞封閉自然經濟也沒法搞起來。想拿東西和明朝換,干點進出口買賣,可是人家不讓干,這也容易理解,畢竟經常打仗,誰知道你是不是想趁機潛入境內干點破壞活動,所以大規模的互市生意是沒有辦法做起來的。

  該怎么辦呢,需要的、缺少的東西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也不能通過做生意換回來,人不能讓尿憋死,那就搶吧!

  你敢搶我,我就打你,于是就接著上演全武行,你上次殺了我父親,我這次殺你兒子,仇恨不斷加深,子子孫孫無窮匱也!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明朝展開了與蒙古部落的持久戰,這一戰就是上百年。

  下面我們介紹一下永樂時期蒙古的形勢,之前我們說過,北元統治者脫古思帖木兒被藍玉擊敗后,逃到土刺河,被也速迭兒殺死,之后蒙古大汗之位經過多次傳遞,于建文四年(1402)被不屬于黃金家族的鬼力赤所篡奪,并該國名為韃靼。我查了一下,這位鬼力赤雖然不是黃金家族直系,但也不算是外人,他的祖先是窩闊臺,由于他不是嫡系,傳到他這里血統關系已經比較亂了,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沒有正統黃金家族的那種使命感,所以他廢除了元朝國號,并向大明稱臣,建立了朝貢關系。從此,北方邊境進入了和平時期。

  可是這個和平時期實在有點短,只有六年。

  鬼力赤不是黃金家族的人,也對黃金家族沒有多少興趣,可他的手下卻不一樣,當時的韃靼太保阿魯臺就是這樣一個傳統觀念很重的人,他對鬼力赤的行為極其不滿,整日夢想著恢復蒙古帝國的榮光。

  在這種動機的驅使下,他殺害了鬼力赤,并擁戴元朝宗室本雅失里為可汗。但這位繼承蒙古正統的本雅失里統治的地方實在小得可憐。

  這是因為經過與明朝的戰爭,北元的皇帝已經逐漸喪失了對蒙古全境的控制權,當時的蒙古已經分裂為三塊,分別是蒙古本部(也就是后來的韃靼),瓦剌(這個名字大家應該熟悉),兀良哈三衛。

  蒙古本部韃靼我們介紹過了,他們占據著蒙古高原,由黃金家族統治,屬于蒙古正統。

  瓦剌,又稱作西蒙古,占據蒙古西部,在明初首領猛可帖木兒死后,瓦剌由馬哈木統領。

  兀良哈三衛,就是我們之前提到過的參加過靖難的精銳朵顏三衛,這個部落是怎么來的呢,那還得從幾十年前說起。

  洪武二十年(1387),朱元璋派遣馮勝遠征遼東,馮勝兵不血刃地降伏了納哈出,并設置了泰寧、福余、朵顏三衛(軍事單位),后統稱朵顏三衛,并在此安置投降的蒙古人,朱元璋將這些人劃歸寧王朱權統領之下,靖難之戰中,朱棣綁架寧王,其中很大的一個原因就在于他想得到這些戰斗力極強的蒙古騎兵。而這些騎兵在靖難中也確實發揮了巨大作用,戰后,朱棣封賞了朵顏三衛,并與其互通貿易,他們占據著遼東一帶,向明朝朝貢,接受明朝的指揮。

  昔日的元帝國分裂成了三部分,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而此三部分雖然都是蒙古人組成的部落,互相之間的關系卻極為復雜,當然,這種復雜關系很大程度上是明朝有意造成的。

  首先,韃靼部落自認為是蒙古正統,瞧不起其他兩個部落,而且他們和明朝有深仇大恨,一直以來都采取敵對態度。

  瓦剌就不同了,他們原先受黃金家族管轄,黃金家族衰落后,他們趁機崛起,企圖獲得蒙古的統治權,明朝政府敏銳地發現了這個問題,并加以利用,他們通過給予瓦剌封號,并提供援助的方式扶持瓦剌勢力,以對抗韃靼。

  而在瓦剌首領馬哈木心中,部落矛盾是大于民族矛盾的,他并不喜歡明朝,但他更加討厭動不動就指手劃腳,以首領自居的韃靼。

  都什么時候了,還想擺老大的架子。

  出于這一考慮,他和明朝政府達成了聯盟,當然這種聯盟是以外敵的存在為前提的,大家心里都清楚,一旦情況變化,昨日的盟友就是明日的敵人。

  兀良哈三衛可以算是明朝的老朋友了,但這種朋友關系也是并不穩固的,雖然他們向明朝朝貢,并聽從明朝的指揮,但他們畢竟是蒙古人,與韃靼和瓦剌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最后是明朝,他可算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特長就是煽風點火,北元是他打垮的,瓦剌是他扶持的,兀良哈三衛是他安置的,搞這么多動作,無非只有一個目的,分解元帝國的勢力,讓他永不翻身。

  大致情況就是這樣,韃靼和瓦剌打得死去活來,兀良哈在一旁看熱鬧,明朝不斷給雙方加油,看到哪方占優勢就上去打一拳維護比賽平衡。

  如果成吉思汗在天有靈,見到這些不肖子孫互相打來打去,昔日風光無限的蒙古帝國四分五裂,不知作何感想。

  【一次性解決問題】

  蒙古本部韃靼太師在擁立本雅失里為可汗后,奉行了對抗政策,于明朝斷絕了關系,更為惡劣的是,永樂七年(1409)四月,韃靼殺害了明朝使節郭驥,他們的這一舉動無疑是在向大明示威。但他們沒有想到,他們的這一舉動實在是利人損己。

  因為明朝政府其實早已做好準備要收拾韃靼,缺少的不過是一個借口和機會而已,而這件事情的發生正好提供了他們所需要的一切。

  韃靼之所以成為明朝的目標,絕不僅僅因為他們對明朝報有敵對態度。

  韃靼的新首領本雅史里與太師阿魯臺都屬于那種身無分文卻敢于胸懷天下的人,雖然此時韃靼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他們卻一直做著恢復蒙古帝國的美夢,連年出戰,東邊打兀良哈,西面打瓦剌,雖然沒有多大效果,但聲勢卻也頗為嚇人。

  韃靼的猖狂舉動引起了朱棣的主意,為了打壓韃靼的囂張氣焰,他于永樂七年(1409)封瓦剌首領馬哈木為順寧王,并提供援助,幫助他們作戰,瓦剌乘勢擊敗前來進攻的本雅失里和阿魯臺,韃靼的勢力受到了一定的壓制。

  為了一次性解決問題,朱棣決定派出大軍遠征,兵力為十萬,并親自擬定作戰計劃,但在最重要的問題上,他猶豫了。

  這就是指揮官的人選,朱棣常年用兵,十分清楚打仗不是兒戲,必須要有豐富戰爭經驗的人才能勝任這一職務。最好的人選自然是曾經與自己一同靖難的將領們,可是問題在于,當年的靖難名將如今已經死得差不多了,最厲害的張玉在東昌之戰中被盛庸干掉了,朱能也已經死了,張玉的兒子張輔倒是個好人選,可惜剛剛平定的安南并不老實,經常鬧獨立,張輔也走不開。想來想去,只剩下了一個人選:

  邱福。

  對于邱福,我們并不陌生,前面我們也曾經介紹過他,在白溝河之戰中,他奉命沖擊李景隆中軍,卻沒有成功,但這并沒有影響他在朱棣心中的地位,此后他多次立下戰功,并在戰后被封為淇國公(公爵)。但朱棣也很清楚,這位仁兄雖然作戰勇猛,卻并非統帥之才,但目下正是用人之際,比他更能打的差不多都死光了,無奈之下,朱棣只得將十萬大軍交給了這位老將。

  永樂七年(1409)七月,丘福正式領兵十萬出發北征,在他出發前,朱棣不無擔心地叮囑他千萬不可輕敵,要謹慎用兵,看準時機再與敵決戰。邱福表示一定謹記,跟隨他出發的還有四名將領,分別是副將王聰、霍親,左右參將王忠、李遠。

  此四人也絕非等閑之輩,參加此次遠征之前都已經被封為侯爵,戰場經驗豐富。

  朱棣親自為大軍送行,他相信如此強的兵力,加上有經驗的將領,足可以狠狠地教訓一下韃靼。

  看著大軍遠去,朱棣的心中卻有一種不安感油然而生,多年的軍事直覺讓他覺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他思慮再三,終于省起,便立刻派人騎快馬趕到邱福軍中,只為了傳達一句話。

  這句話是對邱福說的,“如果有人說敵人很容易戰勝,你千萬不要相信!”(軍中有言敵易取者,慎勿信之)

  邱福接收了皇帝指示,并表示一定不辜負皇帝的信任和期望。

  朱棣不愧為一位優秀的軍事家,他敏銳地意識到了這支軍隊最大的隱患就在于輕敵冒進,而最容易犯這個錯誤的就是主帥邱福,在軍隊出發后,竟然還派人專程趕去傳達這一指示,實在是用心良苦。

  后來的事實也證明了朱棣的判斷是準確的,問題在于,主帥邱福偏偏就是一個左耳進,右耳出的人,遇到這樣的主帥,真是神仙都沒辦法。

  邱福率領軍隊一路猛進,趕到了臚朐河(今中蒙邊境克魯倫河),擊潰了一些散兵,并抓獲了韃靼的一名尚書,丘福便詢問敵情,這位尚書倒是個直爽人,也沒等邱福用什么酷刑和利誘手段,就主動交待,韃靼軍隊主力就在此地北方三十里,如果現在進攻,必然可以輕易獲得大勝。

  邱福十分高興,干脆就讓這個尚書當向導,照著他所指引的方向前進。這樣看來,邱福倒真是有幾分國際主義者的潛質,竟然如此信任剛剛抓來的俘虜,而從他的年紀看,似乎也早已過了天真無邪的少年時代,但在這件事情上,他實在是天真地過頭了。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得不佩服朱棣的料事如神,他好像就是這場戰爭的劇本編劇,事先已經告訴了男主角邱福應對的臺詞和接下來的劇情,可惜大牌演員邱福卻沒有按照劇本來演。

  在那位向導的的帶領下,邱福果然找到了韃靼的軍營,但是并沒有多少士兵,那位向導總會解釋說,大部隊在前面。就這樣,不停的追了兩天,依然如此,總是那么幾百個韃靼士兵,而且一觸即潰。

  部下們開始擔憂了,他們認為那個向導不懷好意,然而邱福卻沒有這種意識,第三天,他還是下令部隊跟隨向導前進,這下子他的副將李遠也坐不住了。

  李遠勸邱福及時回撤,前面可能有埋伏,可是邱福不聽,他固執地認為前方必然有韃靼的大本營,只要前行必可取勝,李遠急得跳腳,也顧不得上下級關系,大喊道:“皇上和你說過的話,你忘記了嗎!?”

  這下可惹惱了邱福,他厲聲說道:“不要多說了,不聽我的指揮,就殺了你!”

  邱福如同前兩日一樣地出發了,帶路的還是那位向導,這一次他沒有讓邱福失望,找了很久的韃靼軍隊終于出現了,但與邱福所預期的不一樣,這些韃靼騎兵是主動前來的,而且并沒有四散奔逃,也沒有驚慌失措,反而看上去吃飽喝足,睡眠充分,此刻正精神煥發地注視著他們。

  終于找到你們了,找得好苦。

  終于等到你們了,等了很久。

  【親征】

  永樂七年(1409)八月,遠征軍的戰報傳到了京城,戰報簡單明了:全軍覆沒。

  這是一次慘痛的失敗,不但十萬大軍全部被消滅,邱福、王聰、霍親、王忠、李遠五員大將也全部戰死沙場。

  朱棣震怒了,他打了很多年仗,多次死里逃生,惡仗亂仗見得多了,但像這樣慘痛的敗仗他還真沒見過。

  邱福無能!無能!

  罵人出氣雖然痛快,但罵完后還是要解決問題,明軍的戰斗力還是很強的,關鍵問題就在于指揮官的人選。邱福固然無能,但現在朝廷里還有誰能代替邱福出征呢,誰又能保證一定能取勝呢?

  人選只有一個——朱棣。

  于是在靖難之戰后七年,朱棣再次披上了盔甲,拿起了戰刀,準備走上戰場去擊敗他的敵人,與之前的那次戰爭之不同的是,上一次他是皇子,這一次他是皇帝,上一次是為了皇位,這一次是為了國家。

  朱棣不但是一個優秀的皇帝,也是一個優秀的將領,這種上馬沖鋒,下馬治國的本領實在是很罕有的,韃靼已經領教過了皇帝朱棣的外交手段和政治手腕,現在他們將有幸親身體會到名將朱棣那閃亮刀鋒掠過身體的感覺。

  朱棣完全繼承了朱元璋的人生哲學“要么不做,要么做絕”,這次也不例外,為了給韃靼一個致命的打擊,他下達了總動員令,命令凡長江以北全部可以調動的士兵,立刻全部向北方集結,于是長江以北無數人馬浩浩蕩蕩地開始向集結地進發,到永樂八年(1410)一月,部隊集結完畢,共五十萬,朱棣自任統帥。

  與此同時,朱棣派遣使者分別向瓦剌和兀良哈傳遞消息,大致意思是大明馬上就要出擊韃靼,希望你們不要多管閑事,如果多事,大可連你們一起收拾。

  瓦剌和兀良哈都十分識時務,而且他們與韃靼本來就有著矛盾,怎么肯花力氣替自己的敵人出頭?

  而此時的韃靼卻十分沒有自知之明,擊敗明軍后,本雅史里與阿魯臺十分得意,甚至開始謀劃恢復元帝國,重新做皇帝。因而對瓦剌和兀良哈更加傲慢。這兩位尚在做美夢的仁兄根本不會想到,刀已經架在了他們的脖子上,只等砍下去了。

  在做好了一切準備工作后,朱棣終于率領著他的五十萬大軍出塞遠征,目標直指韃靼!

  八年未經戰陣的朱棣終于回到了戰場,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熟悉,在他看來,江南水鄉的秀麗和寧靜遠遠比不上北方草原的遼闊與豪邁。

  絲竹之音、輕柔吳語對他沒有多少吸引力,萬馬嘶鳴、號角嘹亮才是他的最愛!

  這就是朱棣,一個沉迷于戰場搏殺,陶醉于金戈鐵馬的朱棣,一個真正而徹底的戰士。

  朱棣率領著他的大軍不斷向北方挺進,當軍隊經過大伯顏山時,朱棣縱馬登上山頂,遠望大漠,唯見萬里黃沙,極盡蕭條,二十年前,他曾經遠征經過此地,那一年他三十歲,這里還有很多人家,是繁華之地,如今卻變成了一片荒漠。朱棣感嘆良多,對身邊的大臣說道:

  “元興盛之時,這里都是民居之地啊。”

  容不得朱棣的更多感嘆,大軍于同年五月到達了幾個月前邱福全軍覆沒的臚朐河,由于時間不長,四處仍然可見死難明軍的尸骨和盔甲武器,很明顯,蒙古軍隊管殺不管埋。

  朱棣看到了這一場景,便讓手下的士兵們去尋找明軍尸骨,并將他們就地埋葬,入土為安,然后他看著那條湍流不息的臚朐河,沉默不語,思索良久,才開口說道:“自此之后,此河就改名為飲馬河吧。”

  言罷,他便率領大軍渡過大河。

  過河之后,明軍抓到了少數韃靼士兵,他們供認韃靼首領本雅失里就在附近,經過仔細分析,朱棣確認了這一情報的真實性,他立刻下令部將王友就駐扎此地,自己則率領精銳騎兵帶上二十天口糧繼續追擊。

  兵貴神速,朱棣深深懂得這個道理,而種種跡象表明,自己尋找已久的目標就在附近!

  朱棣的判斷沒有錯,本雅失里確實統領著大隊韃靼騎兵駐扎在附近,但他的老搭檔阿魯臺卻不在身邊,這是為什么呢?

  原來他們吵架了。

  本雅失里是阿魯臺扶植上臺的,兩人關系一向很好,也甚少爭吵,但在得知朱棣親率五十萬大軍前來討伐時,他們慌張之余,竟然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們爭吵的內容并不是要不要抵抗和怎么抵抗,而是往哪個方向逃跑!

  這二位仁兄雖然壯志凌云,但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聽說朱棣親率五十萬人來攻擊自己后,他們立刻意識到,這次明朝政府是來玩命的,無論怎么扳指頭算,自己手下的這點兵力也絕對不夠五十萬人打的,向瓦剌和兀良哈求援又沒有回音,那就只有跑了。

  可是往那邊跑呢?這是個重要的問題。

  本雅失里說:往西跑,西邊安全。

  阿魯臺說:西邊是瓦剌的地盤,我剛和人家打完仗,哪好意思去投奔,不如往東跑,東邊安全。

  本雅失里反對,他說:東邊的兀良哈是明朝的附屬,決不肯收留自己這個元朝宗室,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兩人僵持不下,越吵越激烈,后來他們決定停止爭吵(再不停明軍就要來了),分兵突圍。

  就這樣,本雅失里一路向西狂跑,可還沒有趕到瓦剌就撞到了朱棣的大軍,不能不說是運氣不好。

  本雅失里發現了明朝大軍的動向,他立刻命令部隊加速前進。

  與此同時,率領精銳騎兵的朱棣也快馬加鞭向本雅失里不斷靠近。

  這是一場戰場上的賽跑,最終朱棣占據了優勢,因為他明智地把輜重和后勤留在了飲馬河畔,只帶上口糧日夜追擊,而本雅失里卻舍不得他搶來的那些東西,帶著一大堆家當逃跑,自然跑不快。

  朱棣終于追上了本雅失里,并立刻向他發動了攻擊,本雅失里萬萬沒有想到,朱棣來得這么快,毫無招架之功,被朱棣一頓猛打,丟下了所有輜重,只帶了七個人逃了出去。戰后,朱棣不打收條就全部收走了本雅失里辛辛苦苦帶過來,一直舍不得丟的那些金銀財寶,而可憐的本雅失里就這樣無償地為朱棣干了一趟搬運工。

  無論如何,本雅失里總算是撿了一條命,繼續著他的逃亡之路,但他卻未必知道,他的這次戰敗不但是他的恥辱,也會讓他的祖先蒙羞。

  或許是宿命的安排吧,朱棣追上并擊潰這位成吉思汗子孫的地方,就是斡難河(今蒙古鄂嫩河)。

  朱棣正在馬上俯視著這片剛剛經過大戰的土地,大風吹拂著一望無際的草原,斡難河水在陽光的照耀下,映出迷人的光彩,剛發生的那場惡戰似乎與這片美麗的土地毫無關系。

  勝利喜悅已經消退的朱棣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沉思了一會,對身邊的侍衛感嘆道:“這里是斡難河,是成吉思汗興起的地方啊。”

  是的,兩百年前,就在斡難河畔,鐵木真統一了蒙古部落,成為了偉大的成吉思汗,術赤、窩闊臺、拖雷、哲別等后來威震歐亞大陸的名將們環繞在他的周圍,宣誓向他效忠。之后他們各自出征,將自己的寶劍指向了世界的各個角落,并最終建立了橫跨歐亞的蒙古帝國。

  轉眼之間,兩百年過去了,草原上的大風仍舊呼嘯,斡難河水依然流淌,但那雄偉的帝國早已不見了蹤影,而就在不久之前,偉大的成吉思汗的子孫在這里被打得落荒而逃。

  一切都過去了,只有那遼闊的草原和奔流的河水似乎在向后人敘說著這里當年的盛況。

  百年皇圖霸業,過眼煙云耳!

  【阿魯臺的厄運】

  本雅失里逃走了,他如愿逃到了瓦剌,然而命運和他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雖然以往與瓦剌的戰爭都是太師阿魯臺指揮,本雅失里并未參與過,可是瓦剌的首領馬哈木充分發揮了一視同仁的精神,不但沒有給他什么優厚待遇,反而從他這里拿走了一樣東西——他的腦袋,報舊仇之余,還順便去向明朝要兩個賞錢。

  朱棣擊敗了本雅失里,但辦事向來十分周到的他并未忘記阿魯臺,他隨即命令大軍轉向攻擊阿魯臺。

  此時的阿魯臺情況比本雅失里好不了多少,兀良哈也不肯接納他,這倒也怪不得兀良哈,被人追斬的人一般都是不受歡迎的。阿魯臺只好在茫茫草原和大漠間穿行,躲避著明軍。

  明軍此時也不斷尋找著阿魯臺,但由于阿魯臺采用游擊戰術,方位變換不定,和明軍玩起了捉迷藏,而明軍糧食就快接濟不上了,無奈之下,只好班師,看上去,阿魯臺算是逃過了這一劫。

  但人要是倒霉起來,連喝涼水也會塞牙的。

  明軍在班師途中,經過闊灤海子(今呼倫湖)時,居然撞上了正在此地閑逛的阿魯臺!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闖進來!

  朱棣立刻命令軍隊擺好陣勢,五十萬大軍隨時準備發起攻擊。此刻的阿魯臺嚇得魂不附體,朱棣抓住了阿魯臺的這一心理,派使者傳話,要阿魯臺立刻投降,否則后果自負。

  阿魯臺十分想投降,他很清楚明軍的實力,如果要強行對抗,只有死路一條,但部下們卻死不同意,雙方爭執不下。阿魯臺急得跳腳,卻又無計可施,在這情況下,阿魯臺和部下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阿魯臺以需要考慮的時間為理由,把使者打發走了,然后他接著回去和那些部下們討論對策,會議中,有人提出趁此機會可以偷偷逃走,明軍必然追趕不及。這個觀點獲得了很多人的支持,阿魯臺也認為不錯,便決定派遣部分軍隊先走。

  然而就在他們調遣軍隊之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巨大的喧嘩聲和馬鳴聲!阿魯臺立刻意識到,明軍開始進攻了!

  然而此刻的明軍大營也并沒有接到發動總攻的命令,掌管中軍的副將安遠伯柳升聽到外面亂成一片,大為吃驚,馬上出營察看。他驚奇地發現有數千騎兵已經奔離營區,殺向敵軍。柳升大為惱火,認為是有人違反軍紀私自出戰,但當他看清那支騎兵的帥旗后,就立刻沒有了火氣。

  因為那是皇帝陛下的旗幟。

  這可了不得,萬一出了什么事情不是鬧著玩的,柳升立刻命令大營士兵不必列隊,立刻緊跟皇帝,發起總攻!

  這一幕混亂的發起者正是朱棣,自從他排遣使者前往阿魯臺軍中后,便一直注視著對方的動向,而阿魯臺的緩兵之計自然瞞不過他的眼睛,要知道,他自己就是搞陰謀詭計的行家里手,當年為了爭取時間,還裝過一把精神病人,在這方面,阿魯臺做他的學生都不夠格。

  而當他發現敵軍遲遲不作答復,陣型似乎有所變化時,他就敏銳的判斷出,敵軍準備有所動作了,至于是進攻還是逃跑,那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要立刻抓住時機,痛擊敵軍。

  于是他顧不得通知后軍,便親率數千騎兵猛沖對方大營!在他統率下的騎兵們個個英勇無比,以一當十,要知道,帶頭沖鋒的可是皇帝啊!那可不是一般人,平日神龍見首不見尾,貴為天子的人,現在居然拿起刀和普通士兵一起沖鋒,還身先士卒,沖在前面,領導做出了這樣的表率,哪里還有人不拼命呢?

  跟著皇帝沖一把,死了也值啊。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在朱棣的鼓舞下,明軍如下山猛虎般沖入敵陣,瘋狂砍殺蒙古士兵,朱棣更是自己親自揮刀斬殺敵人,士兵們為了在皇帝面前表現得更好一點,自然更加賣命。經過兩三次沖鋒,阿魯臺軍就徹底崩潰,阿魯臺帶頭逃跑,而且逃跑效率很高,一下子逃出去上百里地。他本以為安全了,可是明軍卻緊追不舍,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追殺,阿魯臺精疲力竭,跑到了回曲津(地名),實在跑不動了,便停下來休息,可還沒有等他坐穩,明軍就已趕到,又是一頓猛砍,阿魯臺二話不說,扭頭就逃,并最終以其極強的求生本能再次逃出生天,但他的手下卻已幾乎全軍覆沒。

  在獲得全勝后,朱棣班師回朝,經過這次打擊,韃靼的勢力基本解體,大汗被殺,實力大大削弱。阿魯臺被明朝的軍事打擊搞得痛苦不堪,手忙腳亂,四處求援卻又無人援助,無奈之下,他于永樂八年(1410)冬天正式向明朝朝貢,表示愿意順服于明朝。

  此戰過后,北方各蒙古部落無不心驚膽戰,因為明朝的這次軍事行動讓他們認識到,這個強大的鄰居是不能隨意得罪的,說打你就打你,絕對不打折扣。

  朱棣的這次出征雖然沒有能夠完全解決問題,但也沉重地打擊了敵對勢力,為北方邊界換來了一個長期和平的局面(至少他本人是這樣認為的)。

  書凹網為大家提供明朝那些事兒在線閱讀,如果您喜歡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這本書,請收藏書凹www.iapzeu.live方便您下次快速閱讀。
標題:第六章 天子守國門!   地址:http://www.iapzeu.live/39.html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六场半全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