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兒 > 明朝那些事兒1 > 第五章 儲蓄資本
【網站地圖】【Ctrl+d 加入收藏】

明朝那些事兒1 - 第五章 儲蓄資本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1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朱元璋的第一桶金】

  朱元璋又來到了定遠,對于他而言,拉壯丁已經是輕車熟路,很快他組織了上千人的部隊,他聽說在定遠附近的張家堡有一支三千人的部隊,現在孤立無援,需要找個新老板,于是朱元璋打起了這支部隊的注意。

  他親自來到張家堡,一看寨主,大喜過望:“原來是你啊。”

  這個寨主他認識,原來還打過交道,而寨主叫他“朱公子”。

  兩人見面后,照例自然要敘敘交情,我認識誰,你認識不,喔,你說的是那個誰啊,認識認識,還是兄弟啊,還有張三死了,李四病了等等,越說感情越好,就一起吃飯。

  在飯桌上,朱元璋終于說出了他的來意,既然目前你們沒有主,不如跟著我混,將來混出名堂,有你們的股份。寨主也真是個實在人,馬上就答應了。

  朱元璋非常高興,可是他忘了中國人的習慣,酒桌上的話只能信一半,有時一半都不到。

  朱元璋后來估計會想:當時實在應該簽個合同的。

  三天后,朱元璋的使者到了寨中,寨主熱情的接待了他:

  來啦,快點請坐啊,別客氣,您這趟來是?什么,讓我們一起走,這個我們還要考慮下啊。

  什么?我已經答應過了?

  什么時候啊?三天前?好像沒有吧,(回顧手下)你們想想,當時有嗎?是吧,沒有啊。

  誤會,誤會啊,你說的我們一定好好考慮,讓朱公子不要急啊。

  什么,你要走,別走,再坐會,啊,有事就不留你了,回去給朱公子帶個好,有空來玩啊!

  就這樣,朱元璋被結結實實的忽悠了一回。

  可是朱元璋豈是容易欺負的,他讓部下去請寨主吃飯,特別交待是準備了很久的名菜,寨主一聽有飯局,屁顛屁顛的就來了,一到大營,朱元璋就把他捆了起來,飯沒有吃成,倒是自己成了粽子。然后朱元璋以寨主的名義傳令山寨的人轉移,就這樣三千人變成了朱元璋的屬下。

  下一個目標是橫澗山,這個地方有兩萬軍隊,但這卻不是一支可以勸降的部隊,此部隊的主帥叫繆大亨(從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身份),原先跟隨元軍圍攻濠州,希望能順便搶個劫,不料沒有攻下來,于是帶領部隊守在這里,朱元璋帶領了四千人對他發起了進攻。

  這是朱元璋第一次領導的以少對多的戰斗。

  朱元璋很聰明的避開了白天,而選在晚上對這支武裝發動了夜襲,像繆大亨這種土包子當然不是對手,他沒有怎么抵抗就投降了,于是朱元璋的部隊變成了兩萬人。

  朱元璋對部隊進行了改編,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沒有說一些類似同生共死,有福共享之類的話,而是對這些投降的士兵進行了譴責,讓他們反思為什么這么大的一支部隊,如此沒有戰斗力,輕易的投降了,然后他說出了結論,這是因為沒有紀律和訓練,要想成就事業,只有加強訓練,建立嚴格紀律。

  這一番話,有理有節,大家聽了都很服氣。

  也就是在這次之后,朱元璋的部隊與那些烏合之眾的農民暴動軍有了本質的區別,在他的手中,有了一支精兵。

  此時,兩兄弟從定遠來投奔了朱元璋,一個叫馮國用,另一個叫馮國勝,朱元璋覺得這兩個人都是人才,就留下了他們,這個馮國勝就是后來的威震天下、橫掃蒙古的馮勝。

  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 年),朱元璋決定攻擊滁州,也就在此時,一個人走進了他的軍營。

  這是一個穿著書生裝的中年人,相貌溫文爾雅,朱元璋開始時并未在意此人,只是看他字寫得好,便讓他當了文書,此人倒也不在意,依然干好自己的工作,有一天,朱元璋在營房里烤火,似乎是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天天處處打仗,何時是個頭啊”(四方戰斗,何時定乎)。

  此人從容答道:“秦朝亂時,漢高祖劉邦也是百姓出身,他豁達大度,知人善任,只用了五年就成就了帝王之業,現在天下已不是元的了,元帥你的戶口在濠州(公濠產),離劉邦老家不遠,就算沒有王氣所在,也多少能沾點邊。”說到這里,他停了下來,然后說出了最關鍵的兩句話:

  “只要元帥能向劉邦學習,按照他的行為去做,天下就一定是你的!”

  朱元璋詫異的看著眼前的這個讀書人,是的,這正是自己的方向,劉邦做得到的,我為什么做不到。于是,他擺正了自己的坐姿,向眼前的這個人行禮。

  這個人就是開國第一功臣李善長。

  滁州,地勢險要,宋歐陽修曾有過“環滁皆山也”的議論,可見這確實是一塊易守難攻的要害之地。

  但滁州的守軍卻遠不像地形那么難以對付,開戰之初,朱元璋手下勇將花云即率領上千騎兵以中央突破戰術直沖對方陣地,元軍潰敗,朱元璋率領全軍一舉攻占滁州。

  在占據了滁州后,朱元璋又迎來了三個重要的人,分別是他的侄子朱文正、姐夫李貞和外甥李文忠。請大家記住這幾個名字,他們都將是后來那場驚天動地的戰爭的主角。

  這樣看來,朱元璋出生的位置實在是人才多多,他招納的謀士和將領無論和哪個時代的人才相比都不遜色,何安徽之多才邪!

  此時的朱元璋手下精兵強將,謀士如云,并占據了滁州這個進可攻退可守的險要之地,他的眼界已經不是小小的濠州,也不是滁州,而是天下。

  這一年,他二十六歲。

  【最后一個障礙】

  朱元璋的順利似乎并不能給他的岳父帶來好運,郭子興此時正被整得夠嗆,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批斗,每次開會總是四個批一個,孫德崖幾次都想下手,想想朱元璋就在不遠的地方,實在不好善后,于是他就把郭子興擠出了濠州城,讓他下崗,自謀出路。

  此時的郭子興才明白了人生的艱難,他沒有其它選擇,只能去投靠他的女婿朱元璋,但想想自己以前那樣對他,他還能善待自己嗎?

  到了滁州,他的顧慮打消了,朱元璋不但不念舊惡,而且還把統帥的位置讓給了他,更讓人吃驚的是,朱元璋做出了一個誰也想不到的決定。

  他決定把自己屬下三萬精兵的指揮權讓給郭子興,統帥的位置也就罷了,畢竟是個虛的,但兵權也交出去,就讓人吃驚了,郭子興百感交集,他其實從來沒有信任過這個女婿,甚至還考慮過害他,他也曾問過朱元璋,為什么要這樣對自己。朱元璋誠懇地說,如果沒有您,就沒有我的今天,我不能忘記您的恩德。

  郭子興終于明白,自己錯了,朱元璋是對的。

  當得知這個消息后,原先企圖殺害朱元璋的人也對他敬佩萬分,這中間包括郭子興的兒子郭天敘。

  一個人要顯示自己的力量,從來不是靠暴力,挑戰這一準則的人必然會被歷史從強者的行列中淘汰,歷來如此。

  郭子興帶了自己的幾萬人來,滁州的糧食不夠吃了,朱元璋進攻和州,攻下來后就住在那里,將滁州讓給了郭子興。

  而此時濠州城中的孫德崖由于兵多糧少,強行要求到和州混飯吃,朱元璋正頭疼,此時卻得到了另一個消息,郭子興得知孫德崖來了,也帶了幾萬人來,要打孫德崖。于是小小的和州一下子擠了十幾萬人,而且兩個對頭正好碰上了,那就打吧。

  可是打不起來,為什么呢?

  因為人太多了,何州只是一個小縣城,一下子來十幾萬人,城里城外水泄不通,就好像我們今天的黃金周旅游景點一樣,別說打仗,想轉個身都難。

  既然不能打,那就談吧!

  看來孫德崖還是講道理的,他表示,自己畢竟是外來的,還是自己走吧,朱元璋當即去為他送行,此時孫德崖在城內,他的士兵在城外由朱元璋陪同,但誰也沒有想到,還有一個人在蠢蠢欲動。

  這就是郭子興,郭子興是不講道理的,他只記得孫德崖多次羞辱過他,也管不了什么信義了,看到城內的孫德崖身邊沒有什么士兵,就命令手下人將孫德崖抓起來,這就害了還在城外的朱元璋。

  孫德崖的士兵聽說主帥被抓,就認定是朱元璋指使的,而此時朱元璋也得到了這個消息,場面極其緊張,朱元璋一看勢頭不妙,拔馬就往回走,士兵早就有準備,鐵索往朱元璋的頭上一套,下來吧您吶。孫德崖的士兵抓住了朱元璋,就去找郭子興談判。

  郭子興正在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者孫德崖的表情,突然消息傳來,說朱元璋被抓住了,他一下子懵了,孫德崖固然不想放,可是朱元璋也是不能少的,于是他只好決定放人。

  可誰先放,就又成了問題,此時,徐達站了出來,他愿意用自己去換朱元璋,朱元璋回去后,再放孫德崖,孫德崖回去后再放徐達,這簡直成了順口溜,麻煩啊。

  總算解決了這個問題,可是郭子興臨到手的敵人跑了,一時咽不下這口氣,得了心病,過了一個月居然死掉了,可見心胸不寬廣的人實在不能做大事。

  但這對朱元璋來說并不是個壞消息,他仁至義盡,現在終于可以放開手干了,真正的事業在等待著他。

  書凹網為大家提供明朝那些事兒在線閱讀,如果您喜歡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這本書,請收藏書凹www.iapzeu.live方便您下次快速閱讀。
標題:第五章 儲蓄資本   地址:http://www.iapzeu.live/7.html
最新章節
隨機推薦
六场半全场平台